學習與成長

願Facebook與班房同在

Facebook 是什麼?對於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答案。

本文寫給仍未有Facebook 的教師

Facebook 是什麼?對於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答案。如果你不是Facebook真正用戶的話,Facebook對你而言,可能只是潮流話題,或負面新聞來源,如欺凌群組、激進反政府起義等;如果你是Facebook真正用戶的話,Facebook對你而言,應該是生活的一部份,是和家人朋友溝通了解的途徑;如果你是一位教育工作者,你的看法又是怎樣?

 

Facebook國度之成立

原本稱作thefacebook的Facebook,建立只有11年,已經全球問量最大網站 (獨立訪問用戶數:8.367億)(2013),當然,也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站。Facebook的用戶總量超過13.93億人億(2015),如果將用戶看成Facebook國家的居民,Facebook已超過中國和印度兩大最多人口國家之後,成為全球最大人口「國家」。

你還否定Facebook嗎?Facebook的存在已是一個改變不了的現實,它不是一項商業,而是人類的生活模式。隨著流動通訊的發展,Facebook只會走向更貼近生活的細節。據硬件製造商愛立信的調查顯示,35%的受訪者會在早上下床之前,會使用他們的iPhone或Android手機,並執行至少一個應用程序。當中有18%是在使用 Facebook。面對每天發送的資訊已經超過5500萬條,每週分享的各類資訊則高達35億條,Facebook存在的資訊,可能已成為人類史上最大的資料庫。

pc01

 

由「月餅傳紙條革命」到「社交網絡革命2.0」

傳說月餅是古人為反抗蒙古人,以月餅傳紙條發動「八月十五夜起義」,因而推翻了元朝,當然月餅亦成為了中秋節的應節食品。千多年後的今天,始於網路,壯大於網路,埃及群眾卻利用Twitter和Facebook,自2011年1月25日發起示威活動,凝聚民眾力量。18天後,這場被稱作「革命2.0」的示威,終於逼埃及總統穆巴拉克下台。

「月餅傳紙條革命」與「社交網絡革命2.0」,相同之處是「革命」,不同之處是所需時間和發展性。Youtube 用戶panisson 利用Gephi Graph Streaming製作了這場埃及「社交網絡革命2.0」的圖像化影片,由Twitter用戶Wael Ghonim以#jan25開始retweet發展下去的政變。

這也許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以社交網絡改寫歷史。

Facebook、社交網絡、流動通訊和網路技術,使埃及發生的事件轉瞬間傳到全球各地,亦顯示這些技術具有動員群眾和發布消息的強大力量。

下一個人類重大的革命,我估計與社交網絡已分不開了。

 

誰在怕Facebook

Facebook之大,可立國;Facebook之推,可革命。那Facebook在我們香港的教育,或走進班房,應如何定位?當筆者有機會與學校同工分享如何利用Facebook於我的課室中,的確有很多人對這個做法提出質疑。很多學校對校內網絡防火牆加上規則,封鎖教師、員工及學生使用 Facebook。學校管理層最大的擔憂是,Facebook將減低工作及學習效率;他們認為,Facebook用戶與好友聊天,而不是從事與教務工作及學習相關的事情;學校管理層亦會擔心,學生成立一些群組,地下發動不知明的鬼主意;甚至部分校長還擔心教師會因此與學生太過熟絡。

只在看Facebook負面之處,這些群組、這些擔心,就不會發生嗎?可能教師只需一支4G USB網絡手指;學生只需帶一部可上網的手機,就可以把以上的舉隅一一實現。可能他們建立的第一個群組就是:「反對學校封鎖Facebook」。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何不反過來看Facebook,讓它成為我們教學、與學生溝通的好工具呢?

把學習與Facebook生活連合

活用Facebook,對學生的學習可有很多好處。首先,學生的生活與Facebook 是分不開,如果回到班房中,我們把他們的Facebook生活強行分開,這對他們的學習動機未必是一件好事。當然,我指的並不是讓學生於課堂內自由、沒控制下使用Facebook。以上的看法,必須有一個前設,就是學習環境能在教師的控制下進行。

把學習與Facebook生活連合,可以提升學生學習動機和動力,我相信這是教師最喜歡見到的。透過有系統及有計劃的教學活動,利用Facebook作平台,不但幫助學生延續學習進程,更能利用其互動功能,促進學習成效。把Facebook帶入班房,可以幫助學生獲取課堂作業和學校活動的資訊。學生同儕亦可以成立學習小組與同學互動,進行協作學習。教師參與於Facebook之中,可以使學生更了解老師的評價,以改善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