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與基建 翻轉教學

教育電視難敵時代巨輪 科技日新月異 教學模式轉變

香港傳統教育電視的節目時長20至25分鐘,難免冗長,寧願五分鐘帶出一個訊息,然後讓學生看十段片,這樣傳遞資訊的方式較易受時下學生接受及消化。

政府每年撥款三千萬元予港台炮製的教育電視(ETV),早前被指收視偏低,教學成效遭受質疑。教育電視發展委員會雖歸咎新高中學制課程緊張,拉低收看率,但有專家卻向本報剖析教育電視的「三大死因」,直指現時教育電視難配合教學轉變,且受新科技湧現所威脅,以及難面對全球競爭等。據悉,有非牟利團體正積極游說政府及港台為教育電視「轉型」,以配合「反轉教室」及「電子學習」的教學趨勢。記者 王東亮

已啟播逾四十年的教育電視,現時由教育局與香港電台合力製作節目,過去三年,政府每年撥款約三千萬元予港台,製作八十個新的教育電視節目,當中開支包括製作人薪酬、節目內容、行政及其他支援費用。根據港台最新資料顯示,去年每所小學平均收看五十二點九個節目,每所中學平均只收看五點五個節目,每所幼稚園平均則只收看三點七個,被指收看率偏低。就算教育電視三年前推出手機應用程式,下載次數只有逾千次,部分節目觀看次數同樣偏低。對此,有教育電視發展委員會委員歸咎「操練文化」令學生無暇看教育電視。

單向教學 難留觀眾

不過,從事iClass互動學習開發五年的香港大學電子學習實驗室總監霍偉棟博士,卻有不同看法。他直言,電視教學的單向模式已經式微,若節目製作停留在「由頭播到尾」,很難留住觀眾,「在講求學生為本、教學互動及反轉教室的模式下,現時的教育電視有需要轉型。」

他甚至點出教育電視的「三大死因」,「一來,現時教學法已經轉變,一個單向節目未必適合全班學生;二來,智能手機等新科技湧現,令互動教學變得容易,可為不同的學生度身訂造個人化學習,就如香港大學電子學習實驗室也有類似的互動教材,開發成本不到千萬元,一二年開始有中小學採用,如今網上下載超過五萬個,有些學校每天更登入過千次,頗受學校歡迎。三來,教育電視也面對全球競爭,包括YouTube、其他教學平台及新投資者。加上拍片變得容易,老師本身也可用手機自製教材,甚至可要求學生拍片交功課,當作日後教材之用。這些都為教育電視帶來很大競爭。」

節目冗長學生難消化

針對類似教育電視節目等教材開發,他認同,近年多了很多新競爭者,市場將要面對汰弱留強的局面。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會長黃岳永,也是電子學習聯盟主席,他三年前已踩入市場,開發「反轉教室」的教學工具,總開發成本僅二百萬元,至今成功吸引六十多所學校使用。他不諱言,最近曾參觀教育電視的製作過程,「製作過程很認真,主持及演員的廣東話咬字很清晰,詞彙使用得很精準,只是製作方法『老土』,傳遞方法難配合現時的教學模式。」

他認為,一集教育電視的節目為時二十至二十五分鐘,難免冗長,「影片本身是很好的媒體,但一定要短,寧願五分鐘帶出一個訊息,然後讓學生看十段片,這樣傳遞資訊的方式較易受時下學生接受及消化。」他續說,「反轉教室」也是以一段段短片,帶出不同的課題,然後要求學生回答相關問題,「就算在乘車期間,學生只要拿起手機,便可觀看短片,然後回答問題,老師可以了解學生甚麼時候看短片作答、可以知道學生答對及答錯的地方、花了多少時間作答等,這些數據都對教學有用,也是現時教育電視難以做到的。」

短片教學是大趨勢

早前已揚言要投資逾百萬元、自行研發一套教學程式的遵理學校主席梁賀琪,也認同短片教學是大趨勢,也是現時教育電視的一大威脅,「過去多年,我們同樣一直投資在教學短片上,如最近製作了一段長達一兩分鐘、與地理有關的短片,當中使用了3D技術及航拍機拍攝,投資了二十萬元。很久以前,我們拍了有關雙丸河的動畫,向學生解釋為何雙丸河價錢比魚蛋河貴,也能引起學生興趣。就連立法會議員鍾樹根把自己的英文名串錯,我們也拍片教學生讀『Chirs』,同樣引起學生共鳴。」

她認為,相比其他教學短片,教育電視優勢不再,「就如節目的內容題材,不能與時並進,捉不到年輕人的脈搏及口味,加上節目為時太長,且逗留在朗誦形式,很容易變得沉悶。」

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A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