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 (Curriculum)

芬蘭教育哲學:老師非技工

芬蘭教育還有一點與眾不同,就是為教師創造理想的工作環境。在當地,教師是深受尊敬的職業,除了擁有高學歷,亦具備完善的教學技巧及專業知職,深受家長信賴,社會地位相當高,亦因此吸引了最佳的人才。

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自2000年舉辦以來,包括香港、新加坡及南韓等都曾登上榜首,但最為引起各國熱議及推崇的,反而是諾基亞和Rovio(憤怒鳥開發商)等科網企業的老家——芬蘭。除因為芬蘭的科網產業成功,亦是世上少數達致學習成效與公平並重的國家,更重要是其顛覆了現今教育觀念。

儘管一再強調「求學不是求分數」,對於一眾堅持要子女贏在起跑線的家長,或是以學生成績來判定工作成效的老師,分數絕對極為重要。就連政府也看分數辦事,單是一個TSA(全港性系統評估)便弄得全港家長和師生人仰馬翻。

強調平等 看重品質

不過,教育不應該這樣。我一向認為教育是讓孩子享受快樂,畢業後亦能學有所用,而非用分數來判斷一個人的成敗。芬蘭的教育哲學強調平等,不只讓每個人都可以上學,更確保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皆享有高品質教育水平。例如會對學童進行學習能力評估,以求盡早發現有特殊需要的學童。諸如讀寫障礙這些學習問題,已被證實若能在初期便着手處理,是可以矯正的。

要擁有平等教育,好老師及好學校必不可少。在芬蘭,老師並非一個生產技工,單以產品(學生)成績評定成就,而更加是學生的人生導師。小學班主任會「跟足」學生6年,教學之餘更會發掘他們的專長,並助其建立人生觀。教師在工作上不僅享有專業自主權,對課程設計及學生評核也扮演極為關鍵角色。

營造理想教學環境

芬蘭教育還有一點與眾不同,就是為教師創造理想的工作環境。在當地,教師是深受尊敬的職業,除了擁有高學歷,亦具備完善的教學技巧及專業知職,深受家長信賴,社會地位相當高,亦因此吸引了最佳的人才。

相對於香港的「學校不夠,再加補習」教育環境,芬蘭信奉「考試愈少,學得愈多」。我與一些在港從事教育的人士談到這一點時,他們不約而同認為後者的師生比率一定極低,才可如此「奢侈」。翻查教育局紀錄,令人訝異的是香港的師生比率較芬蘭低。

那為什麼香港的教師沒時間放在學生身上?原因很簡單,時間都給行政工作霸佔了。

百年樹人,教育不是製造業,會影響數以千計學子的教師不應是「工廠啤工」, 作為社會未來棟樑的學生更不應是「考試機器」。芬蘭用了逾二十年時間落實其全新教育理念,更締造了全新社會價值觀,值得香港反思及參考。

黃岳永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會長

(原文刊登於2016年3月18日信報A10 | 中環縱橫 | 科網人語)

封面圖片:芬蘭前教育部新長到新加坡訪問(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