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份子 (InnoMind) 創新科技 學習與成長

Erwin開學日:科大新課程學Do the Right Thing

Erwin
作者 Erwin

「點樣運用Social Innovation 由最底嗰層解決基本生存問題轉化成最高層,empower 人嘅內心,令佢哋內心有番希望,重拾平安?」

香港的教育沒有「熱情」,現今的教育制度很多時候也是集中教授冷冰冰的「技能」,而沒有時間引導學生思考「為何」學習,或者學習的熱情是什麼。12年應試教育目標名確:我要入大學,因此由起跑線開始,香港學生就埋頭讀書,目標單一,結果12年後成功了,人生卻還有60年,他們應該如何走下去?學習如果只為學習,或為了考入大學進一步學習,這樣想的話學習其實等同沒有目標。12年漫無目的的讀書,在死氣沉沉的環境中生活,看來「被奪走的12年」說的就是香港學生!

電影《被奪走的12年》講述1841年美國紐約一名自由的黑人小提琴手被誘拐並轉賣到南方當黑奴的故事。

學習應該要有目標-不是學會多少個單詞、掌握多少個理論-而是要有實際成果,能夠運用所學改變世界。應試教育自小到大都灌輸學生一種錯誤的概念-你要表現得比隔離位的同學好,這樣你才能進大學。然而學生與同學比較成績,比較誰的編程技術更好,比較誰的鋼琴考到演奏級,這些比較對社會而言是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們要比較的是:在座哪一位最後可以利用自己的才能改變世界,解決社會問題?而這個宏大的「使命」會令你持續努力,今年不成功,但每一年嘗試,50年總會成功的;使命如果號召力強,你甚至可以招募更多同路人,一齊為目標奮鬥。用自己的技能「做正確的事 Do the Right Thing」,完成自己的「使命」,就是你學習的原因。

「做正確的事是何時都適合的」

教育事就該教育了。今個九月,我將「重返校園」,到香港科技大學當一名老師,與學生一起找尋自己的Right Thing,令學習變得有意義。不過Do the Right Thing要怎樣教?我就選擇由社會創新及創業精神入手,讓學生從12個本地或海外的社會創新者(Social Innovator)身上學習創業精神中的解難能力、創新思維和面對風險的膽量。這些創新者前輩為自己心中的Right Thing投入身心,學生多了解他們Do the Right Thing的方法,總能找到正確的方向。


第一堂 上堂片段

我經常比喻創新為牛油刀,我們不應比較刀和刀之間哪一柄較鋒利,而是要找到自己的牛油。你參加我的課程後回到自己的專業,不需創業,一樣可以將你的才能用在自己的「牛油」之上,就是創新。舉例,你是學新聞的,之後可能會專攻「解難式新聞 Solution Jouralism」,報導社會問題的同時倡議各種解決方法;或者你是讀程式的,你可能會寫出一個像AirBnb的程式,改變短租市場,改變現代人旅行的經驗。作為老師,我的的職責是將學生設計一個學習環境,為學生提供「經驗」,讓他們自行體會和體驗,最後反思、發現:我在自己的「主場」(主修科目、職業)中能夠創新嗎?或多或少,我能夠用自己的才能改變社會嗎?

後生仔盡早學識創業思維,日常解難更得心應手 (圖:Funders & Founders)

21世紀人口老化、資源短缺等問題陸續有來,而且不少是無法預料的挑戰,我們需要製備創新思維才可以繼續前進。由半隻腳到整個人投身教育,我的目標是「傳承」-除了自己成為創新者,我也希望幫助更多後生仔以創業精神面對眼前的困難,找到自已Right Thing,為社會解決問題,保護香港不至沉淪。想改變就要行動,我選擇投身教育,你又會如何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