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學習與成長 資訊素養 (Digital Literacy) 電子學習 (e-Learning)

重視解難能力 STEM課程培訓下個Elon Musk!

新加坡在STEM ALP中不只用「專題研習」重新包裝舊有課本知識,而是要求他們找出一些與自己有關的生活難題,然後用邏輯和科學的方法解難,強調學生自主學習和解難能力。

2013年,新加坡的教育局(Ministry of Education,MOE)局長就已經為未來幾年的教育政策定下基調,他要求「每間學校都是好學校」,要為所有學生提供「紮實」的教學,而且鼓勵他們變成更自信、自動自覺的終生求學者。於是MOE當時便委託一個名為Science Centre Singapore的中央資助科學和科技中心,負責設計以13-15歲的中學生目標對象的STEM教學內容,正式成立名為STEM INC的計劃。

由STEM INC拍攝的短片,他們用一次「實驗」展示ALP的八大範疇。(後增加至十二個)

新加坡的STEM有點不同,在科學、科技、工程、數學之後還多了一個「應用學習計劃 Applied Learning Program(ALP)」的學習目標,講求應用能力,而不只是灌輸知識。有關單位希望能培養學生就現實世界的問題找到創新的解決方法,而且讓他們看到STEM作為未來職業的可能。STEM INC的成員都是在官方教育界別之外招收而來,既有退休專業人士,也有年輕在職研究員,他們雖然背景不同,但都是真正「活在」相關課題中的人;私人公司也受邀加入,同學可由它們的經驗中學習現實的情況,同時讓老師接受專業的訓練。學生在ALP的框架下需要模仿真正職場上的研發過程,例如接觸潛在使用者,要做訪問、調查,找出問題再解決問題。

MOE在2015年的預算案中承諾支持所有學校在2017年之前落實執行ALP。政府更訂立了一個「五年計劃」,每間學校都可以在這五年間每年獲得約五萬元坡紙(差不多三十萬港元)作為應用學習基金,每年約花一千二百萬坡紙,放大手腳發展課程。「官產學研」由中學就做起,問你死未?

新加坡教育部製作了一些短片介紹ALP的教學方法。這所學校就與大學和醫院合作,將健康教育結合電子學教導,學生因而思考解決老人醫療問題的方法。

當然公平一點,香港也有類似的計劃,只是執行的決心不及獅城。今年香港政府就批出一筆過撥款,每間學校可獲得十萬港元的STEM津貼,加上早前在八間中學試行類似ALP的「IT增潤課程」,課程發展議會又有公佈一些改革課程的建議,可見當局有看到推行STEM的需要。只是我很懷疑,這些措施「唔鹹唔淡」,只可以解決一時的問題,當局是否真的看到而且相信STEM的潛能?十萬元的津貼可以買教具,但是否足夠發展一個新課程、訓練教職員?況且政府也沒有改革課程或者投入資源的長遠計劃,相比獅城,實在缺乏遠見和承諾。

用航空主題貫穿科學、數學、設計及科技(D&T),同時啟發學生對航空科技業的興趣

Elon Musk 發展太空工業,目的是為人類預備一個地球的備份—火星(圖: The Gardian)

新加坡在STEM ALP中不只用「專題研習」重新包裝舊有課本知識,而是要求他們找出一些與自己有關的生活難題,然後用邏輯和科學的方法解難,強調學生自主學習和解難能力。知識是死的,而且人類一定比不上機器的知識豐富,所以我們需要的是能夠運用知識的頭腦,由它們去創造出前所未見的解決方案。就以「現實Iron Man」Elon Musk為例,他發展太空運輸公司Space X,降低工程成本,背後其實就有一個偉大又瘋狂的計劃:人類要在火星殖民,為終有一日失能的地球留一條退路。這種劃時代的想法,怎會由只懂背誦公式的頭腦想出來?未來充滿現有知識未能解決的難題,相比增加知識量,新加坡把資源投放到解難能力之上,才是真正為未來投資。

 

封面圖片:新加坡一個中學生科學比賽,學生需要製作《星球大戰》電影系列中的V型戰機原型(來源: Straits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