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與成長 政策與基建 課程 (Curriculum)

10歲定前程 德國小學生的「分流」發展路

Erwin
作者 Erwin

平等不在於「有教無類」,而是在於整個社會共存的方法。師長一早「分流」學生,並不是要把他們分高低,而只是幫他們分為不同的發展方向,各自的發展空間都是平等的。這一點,不止體現在教育制度,在稅收、福利制度上也能看到。不同制度環環相扣,互相配合,這才稱得上是「策略」。

德芬教育之旅中,我如願看到不少芬蘭教育值得學習的地方,由於他們的教育理念與我個人的看法非常吻合,所以看得我頻頻點頭,非常滿意。然而對另一個國家—德國,老實說,在拜訪學校前,我對該國的教育制度其實有點不以為然。不是因為不了解,而是因為做了點資料搜集、了解過了,才會不太欣賞。

10歲定80 小四分流升學

其中我最不同意的一點,便是他們的學生分流政策:原來德國學生在四、五年級(10-11歲,柏林和布蘭登堡的學生則是12歲)便會被「分流」,由老師、家長決定他們要走「職業」或「學術」的路,後者能夠升上大學,前者則會集中時間到不同職場當學徒實習,學習不同職業技術。

Orientation Stage後,學生可以選擇Gymnasium (著重學術發展,成績最好的學生通常會選這條路)、Realschule(中遊學生之選,將來可再選升學或作職業培訓)、Hauptschule(職業導向),Gesamtschule是融合三者特色的學校。 (圖:How to Germany)

德國學生在10歲的時候便要決定前途,聽起來實在不可思議!芬蘭學制講求「公平Equity」,有教無類,學生基本上也是在最後才會考公開試,有十多年時間決定要考入什麼大學。但德國不同,他們很早便會為學生「分流」,在我看來這和香港、新加坡等地非常類似,都是頗為精英制的制度,學校把學生分為不同等級,並沒有給予學生公平發展的機會。因此相比早早便「職業導向」的德國,我還是比較相信芬蘭的一套。

德國小學生會學做家務,學生活!

德各行各業均衡發展

不過親身到當地拜訪後,我卻有另一種體會。他們的制度會可行,主要是因為德國社會的思維和香港大大不同。最重要的是:學生自己根本不覺得做工匠比做投資銀行差!譬如我去參觀職業學校,學生告訴我,他們不覺得自己將來的出路比較「次等」,更不會覺得教育制度「欠」了他們上大學的機會。德國社會和學生的想法一樣,他們不為職業分階級,所以人民願意嘗試不同的職業。社會需要木匠、廚師、工廠工人,他們沒有大學學位,一樣也是社會棟樑。此外,社會制度亦與教學制度互相配合,人工高的要多付稅項,人民亦有福利支援,結果不論做哪一行,(理論上)生活質素也不會相差太遠。

6成學生會走職業路。職業訓練中,學生需要以學徒身份在不同機構中實習一段時間。(圖:NPR)

這種平等不在於「有教無類」,而是在於整個社會共存的方法。師長一早「分流」學生,並不是要把他們分高低,而只是幫他們分為不同的發展方向,各自的發展空間都是平等的。這一點,不止體現在教育制度,在稅收、福利制度上也能看到。不同制度環環相扣,互相配合,這才稱得上是「策略」。

2000年,德國第一次收到PISA成績表,結果表現強差人意,學生得分低於平均數,學術水平更是多國中最為不平等。此後他們著手改革,助學校輔助弱勢學生,PISA評分逐漸提高。然而現在,因著大量外地移民遷入,教育懸殊的情況又重度出現。(圖:The Atlantic)

教育,原來不止是關於「每一個人」的。他們的教育制度不止關心每一個人的能力是什麼,亦關心整個國家的發展。香港人的國家觀念相對薄弱,但德國的國家觀念很重,所以他們的教育制度中能看到對國人、國家的期望。社會要向「平等」的方向前進,國人要有平等的待遇,那麼他們就在小學階段教學生「職業無分貴賤」的道理。學校是社會的縮影。一個國家應該如何發展,的確是要由教育開始做起!

話雖如此,近年Hauptschule被人指責培養學生為低收入人士——尤其是移民子女。現在有不少州份已打逐步取締這種學校,讓學生就讀提供全面教育的Gesamtschule。

對德國人而言,上學是大事。小朋友第一日上學,父母會「送大禮」!(圖:Sights and Culture)

封面圖片來源:Newsweek(設計:.Plus)